fe50-hwzkfpu6651292

狂言君|神仙洛瑞望著這票隊友 表示實在帶不動

狂言君|神仙洛瑞望著這票隊友 表示實在帶不動 字母哥被包夾
狂言君|神仙洛瑞望著這票隊友 表示實在帶不動
狂言君|神仙洛瑞望著這票隊友 表示實在帶不動

  東決,開戰。

  暴龍的防守策略挺明確,局部夾擊,迅速收縮,集中長人布口袋陣,就等字母來鑽。別看開局字母一連打了仨,但清一色都是轉換打立足未穩,一旦被導入陣地模式,暴力如字母也往往無計可施。最典型的,莫過於這一幕————

  首節5分02秒字母試圖斬將奪旗,抬眼一看,眼前齊刷刷站著四條兄貴,個個凶神惡煞。這不由讓認想起《灌籃高手》裏海南vs湘北時,安西光義請求暫停畫面。

  「包夾牧紳一,四個人。」

  「那其餘球員空位出手咋辦呢?」

  「祈禱他投不進好了。」

  有意思的是,公鹿還真配合上了。從布萊索到洛佩茲,從伊亞索瓦到康諾頓,人人有功練,人人皈依鐵劍門。剎那間,一星四射體系淪為一星四送,字母悻悻然,被換下場,若有所思。

狂言君|神仙洛瑞望著這票隊友 表示實在帶不動

  反觀暴龍這廂,能攢起兩位數領先,得歸功於三分齊射。以洛瑞為首,萊昂納德,小家嫂與皇阿瑪跟進,就連替補雙坑之一的鮑威爾次節登場,也掏出傢伙來了兩發。這也是納斯布下防守策略后,進攻端給予的回應方式。既然小鹿喜歡投三分,咱也投好了,外線對扔誰不會?

  就季後賽數據而言,小鹿是典型的魔球打法,強調沖籃下與投三分。當然與火箭有所區別的是,小鹿囤積了更多單打手與射手。以字母領銜,布萊索,米德爾頓與布羅格登都具備持球單打能力的同時,防守端還能擺出一水兒長臂怪。

  而暴龍則是典型的陣地流,一方面球隊老兵居多確實沒法全程折返跑,另一方面萊昂納德克隆人的外號可不是白叫的。點解克隆喬丹?不就是球風打法趨於老爺嘛,一招一式沖籃下,穩健的中距離。只是在小鹿的鐵壁陣面前,萊昂納德上一輪大殺四方的打法多少有些失靈,這是后話,按下不表。

狂言君|神仙洛瑞望著這票隊友 表示實在帶不動

  某種程度來講,之所以小鹿本賽季能拿聯盟第一,在東區所向披靡,在於布登霍爾澤從善如流。魔球理論本是這個時代的潮流,偏偏有人要學歐陽鋒,逆練九陰,把中距離視作殺人放火,嚴令禁止。反觀小鹿,絕無這般變態,因此靠著防守,沖籃下,以及鐵成渣渣的不斷遠投,總能維持戰線,避免傷口擴大。事實上當半場盤點,暴龍只領先區區8分時,勝負天平就有點兒朝小鹿的方向傾斜了。

  原因一目了然,鐵了一整個上半場,還能再鐵一整個下半場不成?不科學也不合理,對不?

  要說暴龍其實第三節就該崩,米羅蒂奇與布萊索輪番沖陣,瞬間把那丁點兒領先磨了個精光。危難之時,存亡之際,以往遭人唾棄,被人鄙夷的小鋼炮,三段變身化作核彈炮,只見這胖墩揣著畢業證,高喊天降紅翔的口號,當即就給小鹿來了發蘑菇雲。一突一遠投,搭配萊昂納德的出擊,成功止血並成功將優勢重新擴大到兩位數。

狂言君|神仙洛瑞望著這票隊友 表示實在帶不動

  前三節走勢判斷,大抵會朝著暴龍苟贏,先下一城的方向發展。奈何索命之刃直到末節,方才閃亮登場。易帝曾經的親密戰友,布魯克林守護者,斯坦福の小說家,與阿King擦肩而過的七尺巨人,在決勝負的那一刻站了出來,左側60°角與弧頂,兩記三分,宛若兩道催命符,牢牢貼在了暴龍的額頭上。

  當然凡事都有雙面,一方面洛佩茲靈感迸發,另一方面納斯原地爆炸。就前三節而言,納斯用兵沒太大毛病,雖說帶孝子對生父畢恭畢敬,可但凡將范弗里特與鮑威爾同放球場時,身旁會相應配置伊巴卡,小家嫂與西亞卡姆,好歹是一坑一矮三高,總還能湊合湊合;偏偏末節不知大腦進水還是小腦中風,居然又把范大將軍,鮑威爾與洛瑞齊齊擺檯面上了。尼瑪自殺陣用了一遍又一遍還不接受教訓,真是佛了。

  典型的老壽星吃砒霜,活的不耐煩了。

狂言君|神仙洛瑞望著這票隊友 表示實在帶不動

  北境球迷望著大好局勢毀於一旦,痛哭流涕,捶胸頓足,抱怨咋就攤上這對父子;湖人球迷望著洛佩茲咬牙切齒,只是提著刀都不知究竟該找麻吉,找珍妮,還是找珍妮她閨蜜;同一時間唏噓不已的還有餘孽,論遠投,小鹿第三節11連鐵,偏偏末節箭如雨下,瞅瞅,瞅瞅,人家咋這麼爭氣呢?

  米德爾頓與米羅蒂奇左右開弓,哪怕洛瑞一氣化三清,也不過堪堪平分秋色。臨到收官,又是洛佩茲策馬揚鞭,亮出軍刀,快攻吃餅在先,側翼三分在後。投中便投中吧,更可氣的是哥們還現場表演飛吻,給所有多倫多老鐵做了一道蝦仁豬心。

  在線分鍋而論,不知所謂的小家嫂,關鍵時刻送人頭的皇阿瑪,范家父子以及末節突然消失,僅出手兩次,靠罰球拿到兩分的萊昂納德,一個都逃不脫。這就叫人人有鍋,便只需罰酒三杯,力爭下不為例。唯獨可惜的,莫過於今兒Carry全場的洛瑞了,掛著辣雞哥哥的頭銜(阿贊是辣雞弟弟),單槍匹馬挑下30分,三分9中7,這罕見程度都能趕上單發抽出SSR了,很難指望他能在系列賽剩餘的比賽里,比今兒做的更好了。

狂言君|神仙洛瑞望著這票隊友 表示實在帶不動

  回到更衣室后,洛瑞長嘆一聲,「你們看我殺瘋啦的表現,像G6的主席嗎?」

  萊昂納德長嘆一聲,「你們看我末節的表現,像G6的大濕嗎?」

  小家嫂長嘆一聲,「你們看我全程遊盪的表現,像G6的餅皇嗎?」

  皇阿瑪長嘆一聲,「你們看我關鍵時刻的表現,像人在龍營心在刺的卧底嗎?」

  倒是范弗里特驕傲的抬起頭,「你們看我今兒的表現,像教練的爹嗎?」

  此語一出,更衣室里頓時陷入沉寂,甜筒豪一個沒憋住,嗚哇一聲哭了出來。眾人不解,紛紛上前安慰,甜筒豪擦了擦眼淚,同樣長嘆一聲。

  「你們看我今兒的端茶遞毛巾的表現,像不像一個合格的侍應生啊?」

  牢騷完畢,萊昂納德咬了咬嘴唇,彷彿下了很大的決心,走到納斯面前。

狂言君|神仙洛瑞望著這票隊友 表示實在帶不動

  「教練,我們不能帶著0-2的總比分回主場。」

  「我當然知道,還用你說?」

  「所以,在很難限制對手的情況下,我們務必清除內鬼,儘可能提升自身戰鬥力。」

  「如何清除內鬼?」

  「需要一個庫里。」

  「扯犢子,我們哪來的庫里?」

  「有,教練你就是。。」萊昂納德眸子放光,盯著納斯。「其實庫里只是一個代名詞,一個辣手滅親,專屠家人的代名詞。」

  納斯一聽,瞪圓雙眼,彷彿意識到了什麼,呼吸也急促了起來。

  果不其然,擺在納斯面前的,是一根白綾,一塊豆腐。

狂言君|神仙洛瑞望著這票隊友 表示實在帶不動